父母的爱都不应缺席

本报讯(记者蔡俊杰通讯员朱能巧李伟萍)感谢检察院和听证员对我的开导,让我解开了心结。孩子也需要父爱,我会积极引导孩子配合前夫的探视,让他们修复亲子关系。近日,在浙......

  本报讯(记者蔡俊杰通讯员朱能巧李伟萍)“感谢检察院和听证员对我的开导,让我解开了心结。孩子也需要父爱,我会积极引导孩子配合前夫的探视,让他们修复亲子关系。”近日,在浙江省宁海县检察院召开了一起民事执行监督案件的不公开听证会,被执行人陈某某在听证会结束后说道。

  听证会邀请该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担任听证员,法院工作人员列席。听证会上,案件承办检察官详细介绍了案情。原来,张某甲和陈某某离婚时,在民事调解书中对孩子(4周岁)探视权问题达成一致协议,约定每月张某甲可以接走孩子两次。但从2020年11月开始,张某甲多次欲行使探视权,均未能实现,遂向宁海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探视权。县法院曾先后5次通过强制执行保障张某甲权利。但由于孩子每次都哭闹不止,不愿跟爸爸走,张某甲只能在法院与孩子短暂相处。今年3月12日,张某甲向宁海县检察院申请执行监督,要求督促法院纠正其强制执行不力的行为,依法保障其对孩子的探视权。

  “我并没有阻止孩子爸爸行使探视权,只是孩子不愿意跟他相处,我才不让他将孩子带走。如果他能取得孩子的信任,孩子愿意跟爸爸走,我是不会阻拦的。”在办案过程中,陈某某向承办检察官说道。

  承办检察官在听取陈某某的申辩后,又专门到县法院走访调查,向相关工作人员了解具体执行情况。查明后发现,县法院因为综合考虑孩子身心健康,才没有作出强制将孩子交付张某甲的决定。

  为最大限度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3月19日,宁海县检察院召开听证会。经过一系列的听证程序,听证员达成了一致意见,认为要解决探视权问题,需要父母双方换位思考,4周岁的孩子尚无辨别能力与控制能力,母亲陈某某更应正面引导,积极协助对方。

  会后,各方就本案出现争议的原因及争议化解方式达成共识,就探望孩子的时间、地点、方式进行约定。双方当事人均表示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愿意互相配合。当天下午,按照双方约定,检察官陪同张某甲履行探视权。在母亲的引导下,游乐园里,孩子慢慢敞开心扉,愿意跟父亲交流和互动,关系融洽。

  “探视权执行一直是法院执行中的‘老大难’问题,但又切实关系到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我们还将立足个案,联合县法院、县妇联等单位就探视权执行问题进行调查研究,推动建立动态会商、共同参与、齐抓共管的相关工作机制。”宁海县检察院相关负责人说。

上一篇:57岁爸爸喜得千金15岁女儿喊线岁老爸:千万不要缺席我的婚礼 下一篇:时评|父母“缺席”的春节不会缺少温暖和关爱

水果沙拉

黑鱼的功能和做法介绍
元旦家常菜推荐:清蒸鲈鱼
中国饮食:东坡肘子的做法
败火家常菜:蚝油生菜的做法
最佳的美食主角--五花肉
电饭煲蛋糕怎么做好吃 电饭煲蛋糕的做法